證占小說 >  我的一位仙子朋友 >   第8章

冷氏家族,族長冷天雲家中,父子倆正氣的團團轉。冷天雲想不通:自己作為族長,親自上門提親,算是給足了麵子,冇想到得到的居然是無情拒絕。

“爹,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,這冷秋月太傲,冷蒙太不識抬舉了。”冷寧恨聲道。

“哦,你打算如何? ”冷雲天意味深長的看著兒子問道。

“我想找個機會狠狠收拾冷蒙一頓,要不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。”冷寧差點咬牙切齒。

“不夠,你想要娶冷秋月的話必須出狠招。”冷雲天作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道:“無毒不丈夫,除掉礙事的冷蒙,冷秋月必定方寸大亂,魂不守舍。到時你趁機上門噓寒問暖,一番安慰,女人在脆弱的時候最容易對關心她的人產生依賴心理,到那時,離你得到她還會遠嗎?”

冷寧朝冷雲天豎起大拇指道:“薑還是老的辣,多虧爹想的周全,我明天就找機會出手。”

“不急,著急動手容易讓人有不好的聯想,過個把月再動手吧,他不是每天要去龍脊山捕殺妖獸嗎?到時你跟在後麵,尋得時機擊殺他,把屍首留給妖獸啃食,神不知鬼不覺。”冷天雲說的慢條斯理,眼中卻是殺機畢露。

“好,爹真是神機妙算,一切儘在掌握。”冷寧對冷天雲佩服的五體投地,而襲殺冷蒙之心早已是蠢蠢欲動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望海城,青嵐王國第二大城,因緊靠海邊,在城頭便能飽覽海天一色、潮起潮落之美景,故而得名望海城。

自從冷凝冰逛街被人帶走後,冷蒙和冷秋月就很少再來這望海城。

多年未來,望海城更見繁華。煙柳畫橋,風簾翠幕,參差十萬人。

望海城城內鬥拱飛簷,茶樓、酒館林立,當鋪、作坊生意繁忙,最最熱鬨的要數勾欄瓦肆,又有哪位富有閒錢的郎君不愛來勾欄聽曲呢?

正如亂花漸欲迷人眼,冷秋月就被這城內的繁華熱鬨,弄花了眼,衝冷蒙道:“我們,去哪?”

“當然是醉仙居”已實現財富自由的冷蒙底氣十足。

“望海城最負盛名的酒樓——醉仙居?”冷秋月看著冷蒙,一臉難以置通道:“你可知去醉仙居吃一頓要花費幾何?把你賣給他們都不夠付飯錢的?”

“姐,咱家有錢了!”說完,冷蒙拉起冷秋月柔若無骨的纖纖玉手,循著醉仙居的方向快步而去。

冷秋月一陣風中淩亂,腦子還冇轉過彎來,跟在冷蒙身側亦步亦趨。

醉仙居,此刻店內已經是座無虛席,無論是本地富紳、闊少還是外地來的遊客,到瞭望海城都會惦記著來醉仙居大快朵頤一頓,飯到儘時,酒至酣處,整個酒樓已經是人聲鼎沸,好不熱鬨。

冷秋月望著滿樓的客人嘈雜一片,輕輕蹙眉。冷蒙瞧在眼裡,知道姐姐不喜人多嘈雜,忙喚來小二想要個雅間。

小二滿臉堆笑,打量了一眼冷蒙和冷秋月,隻見兩人衣飾普通但樣貌氣質都超凡脫俗,試探著問道:“雅間最低消費200下品靈石,兩位……”

“冇問題,前頭帶路。”冷矇眼都冇眨就衝小二道。

“好嘞,吉祥如意廳,貴客兩位。”小二唱著聲將兩人領到雅間。

“小蒙,你瘋啦,這裡吃一頓快抵得上我們半年的支出了。”冷秋月扯著冷蒙的衣袖,在他耳畔焦急的低聲道。

“安心,姐,我不是說了嗎,咱家有錢了。”冷蒙低聲迴應道。

在雅間落座後,冷蒙讓小二推薦些店內的招牌菜,最後精挑細選了八道菜。

悶燒鹿筋、桂花魚翅 、爆炒雀舌、清蒸龍魚、禮雲子琵琶蝦、山珍龍牙、玉筍蕨菜、奶房玉蕊羹。

八道菜擺滿一桌,色香味俱佳。冷蒙為了照顧冷秋月,要了一罈柔和、清口的桂花釀。

兩人平日很少下館子,更彆說像今天這般來高檔酒樓點上一桌子菜肴了。

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冷蒙心滿意足,叫來小二結賬。

“客官,總共360下品靈石。”小二合計好賬單道。

冷秋月聽了直咋舌,這可是家裡一年的開銷,瞪了一眼冷蒙,有幾分怪他他太大手大腳。

冷蒙微微一笑,隨手掏出靈石結了賬,一副雲淡風輕,拉起冷秋月便要出門。

恰時門外傳來一陣喧嘩。

“一塵兄,我看這天下美人,要說樣貌,當以琉璃仙子葉傾城為冠,兄台以為如何?”一位錦衣玉帶,略顯肥胖的青年腳步踉蹌,興致勃勃道。

“然也,葉傾城當得起傾國傾城。三年前青嵐王國全國天驕會比,她作為嘉賓出席,不知驚煞多少到場英雄俊傑。當時我在場有幸一睹她的芳容,真是令人魂難守舍。”另一位麵容俊俏、衣著華麗的青年說到此處一片神往,隻見他被幾人如眾星捧月般前呼後擁,身份端得是不一般。

“葉傾城,固然是美,那新月宮主陸紫澐,冷月國王雪狐藍仙兒,無情穀主聶勝依,哪一個不是豔絕人寰,風華絕代。想想都令人心潮澎湃,可惜也就隻能想想而已。”又一人隨聲附和。

“的確如此,彆說這些宗門大派的掌門咱招惹不起,就連那個散修,散仙子沈蕪豔,咱也招惹不起,傳說她也有著絕世容貌,可手段毒辣,多少打她主意的人,最後都被她剝皮抽筋。”錦衣胖子說到此處,一個激靈,酒醒了大半。

“天下花雖多,卻無我一朵……咦!我看這位姑娘也很不錯。”俊俏華衣青年眼睛直勾勾的盯住剛走出雅間的冷秋月。

圍著青年的幾位狐朋狗友,眼睛齊刷刷的瞧向冷秋月,頓時寂靜,幾聲尷尬的咽口水的聲音顯得尤其突兀。

冷蒙一看不好,趕緊牽起冷秋月的手,想儘快遠離這是非之地。

俊俏華衣青年張開雙臂擋住兩人去路,冷蒙和冷秋月被迫停下腳步。

“美人,何必著急走?” 錦衣胖子盯著冷秋月,收起笑容,指著俊俏華衣青年正式道:“隆重介紹一下,這位便是我們望海城的少城主——丁一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