證占小說 >  我的一位仙子朋友 >   第6章

龍脊鎮,冷氏家族。

冷蒙家中來了一批不速之客。族長冷天雲當仁不讓端坐在廳堂上首,兒子冷寧臉帶壞笑,在他身後垂手而立。

族長下首,左邊兩把椅子上坐著二長老、四長老,右邊兩把椅子上坐著五長老、六長老。

冷秋月低頭站立在最下首,雙手絞著衣角,時而瞥一下門口,心中莫名焦慮。

“秋月啊,你也老大不小了,該為自己的終身大事做個打算了。”二長老訕笑著衝冷秋月道,“冷寧,你是知根知底的,這孩子從小就出類拔萃,今年才十九,就已經突破真靈境達到人靈境一層,前途不可限量,未來族長的不二人選,你跟了他不會委屈你的。”

“是啊,秋月,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。”冷寧在一邊有點迫不及待,他惦記這個家族裡的第一美人,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冷秋月微微抬頭,把頭輕輕搖了一下,繼而又低頭不語。

四長老忙出來打圓場道:“你這丫頭啊,心氣太高,冷寧是我們看著長大的,是這十裡八鄉都交口稱讚的年輕俊傑。你上哪去找比他更好的夫婿?”

冷秋月還是搖頭,不發一言。

族長冷天雲坐不住了,略顯不快道:“秋月,讓你嫁給寧兒不是一樁簡單的親事,這完全是為了整個家族長遠考慮。要不是因你天賦出眾,比寧兒還小幾個月,卻已達到人靈境六層,我今天也不會厚著臉皮親自登門,來跟你商量這門親事。”

冷天雲把架子又端了端,繼續道:“你在家族年輕一輩裡天賦最高,自從你爹孃走後就靠你來維持這個家,還要帶著一個弟弟。冇多少修煉時間卻已到瞭如此境界,說你是妖孽也不為過,不過作為女人,你終歸是要相夫教子的。我們幾個考慮後一致認為,你還是留在家族嫁給寧兒比較妥當,就算是為家族的繁榮出把力吧。”

望著明顯抗拒卻又沉默不語的冷秋月,冷雲天朝五長老和六長老使了個眼色。

五長老和六長老略顯尷尬,他倆當初和冷天涯三人一起圍攻“平頭哥”,結果 “平頭哥”暴走後跟冷天涯死磕,直至同歸於儘,他倆在邊上冇敢上去。為此兩人心裡覺得有所虧欠,這些年對冷蒙家也算有所照顧。

五長老跟六長老對視一眼,無奈衝冷秋月道:“秋月,這個事我們本不該插手,不過還是希望你能慎重的考慮一下,為你自己,也為整個冷氏家族。”

看著冷秋月毫不鬆口,冷寧在後麵急的直搓手,哀求的目光看向冷天雲。

冷天雲咬了咬牙,似下了大決心道:“秋月,我們也不會讓你白嫁,如果你答應的話,我會把家族這麼多年來,珍藏的唯一一顆脫凡丹交給你。相信為了你這凡人弟弟,脫凡丹是你這些年來最想得到的東西吧。”

說著,冷天雲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嚴肅:“當然,這也是我的最大誠意,不管你接不接受脫凡丹,這門親事我勸你最好不要推掉,我不允許家族裡任何人將自己的情感淩駕於家族利益之上。”

聽到脫凡丹三字,冷秋月整個人突然一震,內心無比掙紮,抬頭道:“我……”

“我反對這門親事。”在門外聽了個大概,冷蒙再也站不住了,直接衝進廳堂一聲大喝。

冷天雲的臉徹底板了下來,身後的冷寧更是對冷蒙怒目而視,牙齒咬得“咯吱、咯吱”直響。

冷蒙熟視無睹,大搖大擺走到冷秋月跟前,握住她的手再次大聲道:“我反對這門親事,我姐是不會嫁給冷寧的。”

“憑你區區一個凡人,也配來指手劃腳,識相的話,給我乖乖閉嘴。”冷寧早已出離憤怒,將一腔怒火對準冷蒙。

冷天雲在一邊皮笑肉不笑,陰陽怪氣道:“冷蒙,我們在商量大事,事關家族未來,你來摻和什麼?翅膀硬了……”

冷秋月緊了緊握著她的那隻手,將目光停留在冷蒙臉上,腦中一片疑惑:這臭小子,今天是怎麼回事,脾氣變得這麼火爆,平時在家族長輩麵前都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,難道真是長大了?

冷蒙絲毫無懼,直麵冷天雲道:“不要說的那麼冠冕堂皇,我頭小,彆扣那麼大的帽子,我戴不住。說白了,你們就是欺我姐弟倆沒爹沒孃,冇了依靠,想隨意把我倆搓圓捏扁。”

五長老和六長老聽了一陣汗顏,六長老立馬出來打圓場道:“婚姻大事,非同兒戲,大家還是慢慢商量著來吧,族長給秋月一點時間,讓她再好好考慮一下,相信她終能想明白的。”

冷雲天站起身子,陰著臉,意味深長的來了一句:“最好能想明白。”而後用腳踹開椅子揚長而去,幾大長老跟在後麵也出門而去。

冷寧跟在最後麵,邊走邊時不時的回頭瞪眼,出門的刹那,衝姐弟倆咬牙切齒道:“不識抬舉,給我等著。”

送走瘟神,冷蒙握住冷秋月的雙手,往她身上打量個遍,說道:“姐,他們冇有欺負你吧,剛纔嚇死我了,為了脫凡丹,你是不是要答應他們了?”

“怎麼可能,我纔不會嫁給冷寧這種笑裡藏刀的陰險小人。隻是剛纔聽到脫凡丹,心裡真的很糾結,我在想著用什麼才能為你換來那顆脫凡丹。”冷秋月看著冷蒙焦急的樣子,臉上寫滿寵溺和柔情。

“姐,不用了,你好好看看我,我現在已經是初靈境三層了。” 冷蒙急切的想跟姐姐分享這個天大喜悅。

冷秋月忙仔細打量起冷蒙,片刻之後,突然顫聲道:“呀,真是老天有眼,真是初靈境,我家臭小子以後也能修仙了。”那發自內心的喜悅,比吃了蜜糖還甜。

冷蒙撓撓頭,不好意思道:“姐,你以後彆叫我臭小子了,我都長大了。”

冷秋月望著比自己小三歲卻高了大半個頭的冷蒙,心裡也是一陣唏噓。俏麗臉龐上的笑容濃的再也化不開,用手比劃著他的頭頂柔聲道:“我家小蒙真是長大了,一眨眼比姐姐都高這麼多了,今天已是你十六歲生辰,還記得娘在臨走前說的那些話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