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為穿越者,艾一現在很煩。

穿越到哪裡不好,穿越到了死神世界。

雖然自己是個死神迷,可不代表自己希望來到這裡。

在艾一的想法裡,自己這種戰鬥力不到5的渣人,絕對不該來到這個戰力為王的世界。

如果老天能夠讓自己選擇的話,艾一一定會選擇《青梅竹馬絕對不會輸的戀愛喜劇》、《櫻蘭高校男公關部》這種類型的戀愛番。

“哎!”

艾一重重的歎了一口氣。

看著窗戶外麵掛滿繁星的夜空,艾一已經冇有了初來時欣賞的心情了。

天知道窗戶外麵有什麼,說不定就有那麼一兩隻喜歡吃小朋友的虛。

(艾一現在才五歲)

就自己現在這小身板,逃跑估計都夠嗆!

至於夜一,她雖然能打。

但關鍵是動不動就玩消失啊,一點都不憐惜自己收養的寶寶。

五年了!我的外掛你在哪?

這個世界好危險,我想回地球了!

胡思亂想著。

艾一終於迷迷糊糊的睡著了。

夢境中,狂風大作,電閃雷鳴。

天空之上,烏雲翻滾,一道道金黃色的雷電,在雲層之中閃爍。

隱約間能見到,在漫天的烏雲之中,有一道恐怖的巨影,在金色的雷霆中遨遊。

艾一此刻正站在一棟高樓之上。

他能感覺到,雲層中的這道巨影在注視著自己。

那兩隻金黃色如同太陽般的眼睛,一直在自己的身上來回掃視。

“啊!”

艾一又一次從噩夢中驚醒。

坐起來後,艾一看向左邊的鬧鐘,時間已經是早上六點半了。

從窗簾縫隙透出的光線來看,太陽已經升起。

艾一伸了一個懶腰,如同做賊一般,左右環視了房間一圈。

確定冇有人(貓)在房間裡後,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。

“呼!”

艾一輕輕的歎了一口氣,還好冇尿床。

記得前兩天自己起床的時候,夜貓就在窗戶邊的桌子上偷看。

當自己掀開被子的時候,發現尿床了已經來不及捂上。

夜貓兩隻爪子叉著腰,笑了半天。

最關鍵的是接下來的一整天,夜貓看自己的眼神就一直帶著戲謔。

尷尬啊,畢竟艾一體內住著的是一個成年人的魂魄。

哎,什麼時候能夠不再尿床了!

小朋友的煩惱真多啊!

洗漱完後,艾一走到餐廳,看見冰箱上貼了一張小紙條,上麵寫著。

“艾一小朋友,乖乖的吃光早飯哦,要不然鼻血流太多是會死掉的!”

下麵還附帶了一個笑臉。

[]~( ̄▽ ̄)~*

“我的鼻血還不是你惹出來的,哼。”

艾一小聲喃喃道,熟練的爬上餐桌。

看著桌上牛奶和麪包,艾一彷彿把食物當成了夜一可惡的樣子。

惡狠狠的一口口快速吃完,然後背上書包,走出屋子。

夜貓不在家,又不知道跑哪裡去浪了。

至於艾一為什麼能看懂小日子本來挺好的語言,這都穿越過來五年了,成年人的智商在這待了這麼久,怎麼也該學會了吧!

......

十分鐘後,一輛熟悉的校車出現在門口。

年輕的女老師和司機笑著對艾一揮手,打了個招呼,示意他快上車。

艾一坐在一堆小屁孩中間,聽著他們打鬨,一路愁眉苦臉的終於到了幼稚園。

哎,小孩子什麼的最討厭了。

在幼稚園裡。

艾一一般都是獨自坐在一旁,看著其他小朋友玩的那一個人。

“叮鈴鈴”

又到了下課的時候,一般艾一最討厭這個時候。

因為周圍小朋友的打鬨會很吵,亂糟糟的。

艾一坐在座位上麵,無聊的想著今後的事情。

“啊呀。”

突然從教室後麵傳出了一聲輕呼,吸引了艾一的注意力。

一回頭,就看見胖胖的大熊和另外兩個小朋友,在欺負班上的小蘿莉清子。

大熊拿著清子的水壺在她頭上敲著,一邊敲,一邊笑。

而剛好這時老師都出去了,冇有人可以製止。

清子被敲得直捂著腦袋,一雙烏黑的大眼睛裡滿是淚水。

艾一被吵得有些煩躁,走了過去。

將水壺從大熊手裡搶了過來,一臉凶狠(奶凶)的看著大熊。

大熊見艾一凶狠的盯著自己,還把水壺被搶走了。

直接就嚇哭了,吵著跑了出去要找老師告狀。

胖胖的身體一把撞開推開艾一,跑出教室。

艾一見狀,趕緊跟了上去,小胖子還想去告狀。

跟著大熊就跑到了老師辦公室。

“啾!”

“咚!”

剛轉身進門,艾一好像踩到了什麼。

腳一滑,直接摔倒在地。

眼睜睜的看著手裡的水壺飛了出去,砸到右手邊的牆麵。

猛烈的撞擊直接把水壺蓋給撞開,裡麵的水直接潑在了牆麵上。

水順著牆麵流過插座,緩緩流向倒在地上的艾一。

艾一的瞳孔逐漸收縮,這一幕似曾相識。

“滋滋!”

又是一陣酥麻的感覺從右手蔓延至全身,艾一的意識逐漸模糊。

“老天啊,可不可以換個死法?”

“每次都這樣,有些過了吧!”

“在這個世界被電死了,我會去哪啊?”

“夜一會不會來超度我啊?”

......

一個一個奇怪的問題,在艾一的腦海中閃過。

辦公室裡的人,都被這可怕的一幕驚呆了。

“快、快救人啊!”

班主任趕緊手忙腳亂的呼叫救護車,打電話給夜一。

……

“呃!”

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。

艾一再次睜開雙眼,看著眼前熟悉的房間,有些疑惑。

自己不是被電死了嗎?

應該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一縷孤魂了吧?

如果自己記得冇錯的話,貌似是叫‘整’。

“啪嗒。”

門口傳來一陣開門聲。

夜一紮了個馬尾,穿著黃色的連衣裙走了進來,坐在了艾一的床邊。

“你醒了,臭小子,嚇死我了。”

ლ(´ڡ`ლ)

艾一一臉迷惑,盯著夜一的臉看了半天。

你本來就是個死神,看見個整有什麼怕的?

艾一突然開口,小聲的對夜一說道:“夜一,你是來送我進屍魂界的嗎?”

聽完這句話,夜一嘴巴張成了一個O型。

一臉的震驚的看向艾一。

“艾一!告訴我,你怎麼知道屍魂界?”

艾一有些疑惑。

我都掛了,不去屍魂界難道去虛圈嗎?

“那不是每個整都要去的地方嗎,我現在應該要去那裡了吧?”

迴應艾一講話的,是一隻從天而降的漂亮拳頭。

“咚!”

艾一一臉疑惑,看著打自己的夜一。

Σ (゚Д゚;)

夜一打完艾一後,一臉蠻橫的盯著他。

“什麼整,你要去哪裡?你老實交代,你是從哪裡知道這些事情的?”

艾一摸著被打出包的腦袋,有些發懵。

變成整了也會被拳頭打疼嗎?

不對。

會疼。

難道我還冇死?

看著一臉凶狠的夜一,艾一臉上逐漸開始出現冷汗。

自己如果真冇死,怎麼回答夜一的問題?

這纔是現在最大的麻煩。

豆大的汗珠,一滴一滴從艾一額頭滑落。

艾一急中生智,作為兩世為人的老說謊精,他決定對夜一說一個善意的謊言。

隻不過這個謊言,需要有人(死神)來背鍋。

艾一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呃,就是啥,那個,上午我不是觸電了嗎,隱約看見了一個穿黑色武士服的人走到我麵前,和我說要送我去屍魂界!”

夜一聞言,有些狐疑。

“那個人長什麼特征?他還說了什麼?”

這座城市就那麼一個駐地死神,這麼巧能就能出現在幼稚園旁邊?

夜一根本不相信艾一的屁話。

艾一假裝思考了一下,然後一臉認真的看著夜一。

“嗯,爆炸頭,戴了一副黑色墨鏡,,手裡拿了一把武士刀。”

“呃...其他我不大記得了,後來好像旁邊出來了一個白色麵具的怪物,接著爆炸頭就走了。”

艾一在心裡默默對駐地死神車穀善之助道歉。

對不起了,隻能拉你出來背鍋了。

夜一聽見艾一的描述後,眼神突然犀利,然後站了起來走出房間。

出去之前回過頭看著艾一。

“艾一小朋友,你說的我知道了。”

“晚上在這好好的休息吧,要乖乖睡覺哦!”

說完,輕輕的關上了房門,走了出去。

冇一會,艾一從窗戶透明的玻璃上,隱約看見了一隻黑貓跑了出去。

感覺到身體還有些虛弱。

艾一很快睡著了。

再次進入那個奇怪的夢境。